PART 3.1《畢業!說走就走的新旅途》

我大學即將畢業了,雖然從高中起就開始創業,過往的經驗里再怎么折騰,我也一直是以象牙塔里一枚學生的身份。但接下來,面臨的卻是要真正走向社會了。

當真正要完全進入社會的時候,我的內心還是有些忐忑和無措的,事實上我必然和一般的應屆生不一樣。這時候的我已經有了一定的存量,無論是從物質財富上還是個人業務經驗上,我和身邊的人是那么地不同,我身邊沒有任何參照, 身邊的同學要么忙著投簡歷找工作,要么家里早早給安排了工作,要么繼續讀書,而我對接下來到底該做出怎樣的選擇是充滿疑問的。

但我也很明白,當我進入社會以后,我必須要給我未來的妻子孩子,給我自己,給我的家人以安全感,我不想讓別人認為我是顛沛流離地亂折騰的什么熱血創業青年,那樣即便賺再多的錢也不是我想要的。

我需要真正地提升自己,讓自己在未來真正成為一個企業 家或投資家,我希望未來的我是一個能hold住各種事情,抵御各種風險,是一個有能力對社會,家庭,子女以及我自己承擔責任的人。

我當時又在蘇州購買了一處更好的學區房,同時我也給自己購買了各種商業保險,這些舉動都是為了緩解我當時初進社會內心所面臨的恐慌感,也讓自己的根基再深厚一些,至少不會給別人帶來麻煩和負擔。

但是可以預見,未來我所從事的方向一定還是互聯網,我當時也調研了很多蘇州本土的互聯網公司以及蘇州當地的創業環境。但我發現當時蘇州的互聯網環境似乎不是真正的主流互聯網,那時候蘇州也有很多所謂的互聯網公司,軟件公司,但其中很多其實都是傳統商業模式的外包公司,或者傳統的軟件公司,真正to C的互聯網公司非常少,幾乎都沒什么大眾耳熟能詳的互聯網公司。

我當時萌生了一個念頭,我是不是應該出去看看,一直聽說北京搞互聯網的人很多,而且很多知名的互聯網公司也都在北京,我認識的不少做互聯網的朋友也都在北京。

但從前我其實從來都沒想過我會離開江浙滬,到北京以后確實發現在北京的江蘇人是很少的,江蘇人一般去北方的相對比較少。

但有了去北京的想法后,我卻非常興奮,因為我對于帝都的情況一無所知,而我認為完全未知的事情或地方往往蘊藏著巨大的機會。

人生很多的機會與增長點往往都是在看不到的盒子里冒出來的,你一眼能看穿的盒子里,往往機會渺茫。我越想越來勁,我是應該正式地考慮一下我去北京的可行性了。

我當時給幾個在北京創業的朋友打電話,我告知他們我有想去北京的意向,先向他們打探一些北京的情況。

幾個北京的朋友聽說我有意向來北京發展都非常支持,他們都一致表示搞互聯網一定要來北京,北京在互聯網上的機會是其他城市所無法比擬的,而且他們也挺希望我加入他們的公司。我也考慮了,如果我去了北京后,我應該先好好加入一個優秀的互聯網公司,提升自己的能力和視野。

當時我其實還有業務在做,就是微信電商那塊業務,但已經到達尾聲,到了隨時都可以放棄的階段。我問團隊的小伙伴有沒有人和我一起去北京,有的人愿意和我一起去,有的則不愿意。

而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去北方!

2014年的9月我帶上幾件衣服就與小伙伴踏上了去北京的高鐵。

而在蘇州,我租的房子還沒到期,里面有很多的辦公設備, 電腦,辦公家具,庫存,送貨交通工具等等都沒有來得及處理, 我們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原本我們計劃先去北京看一看,再回來處理蘇州的事情。

但事實是,我們那次去了北京以后,實在忙得不可開交, 就再也沒有回去收拾過那些東西。現在想來那時自己還是很果斷的,一到北京后,我其實就嗅到了新的味道,我就知道短期內我不會再回去了。

我在蘇州辦公室里各種固定資產加起來至少有十幾萬,光電動車、電腦就有十多部,還有其他設備和固定資產,最重要的是我們在蘇州的業務好歹也積累了不少客戶,每天還是有不少訂單的!當時也有朋友勸我不要走,因為這些一手折騰出來的資源和資產還是很有價值的,還可以盤活,這一下子全丟掉 也太可惜了!

但我和小伙伴說,那些咱們暫時不管了,要丟就丟干凈,團隊那些固定資產大不了不要了,要的話放也沒地方放,我們要去處理那些破事,至少又要來來回回浪費不少時間,我們不管那些,我們去做最重要的事情,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好,收獲會遠超過收拾那些破爛的價值。我當時已經清楚地知道了,我們決不能躺在過去的存量上,過去的任何存量,適當的時候我都可以全盤拋棄,靈活調轉船頭,不要老覺得可惜,輕裝上陣,才能走得更遠。

就好比我們在淘金的時候要收拾垃圾,你既然已經認定了那些都是垃圾,你就果斷一股腦兒全給扔到垃圾堆里去,就別想著再篩選篩選,哪些可能是有用的,哪些是可以賣廢品的, 哪些是還可以重復利用的,你有這個時間去篩選不如把這個時間用到淘金上去,不把精力浪費在那些上面,認定了是垃圾的, 就直接扔,別管可不可惜,等你淘到金子的時候,你就知道,幸虧沒在那些存量的垃圾上面浪費時間啦!

我不懂以后我是否會一直待在北京,但23歲時的那個決定在今天看來絕對是人生最重要的決策之一,在這個決策里,我也是有魄力的,有決斷力,沒有過多的拖泥帶水。

也許對于一個一無所有的人來說天涯海角想去哪里都可以無所顧忌地說走就走,但對于當時的我來說,果斷地選擇了去北京的同時意味著我放棄了好幾件重要的事情,忍痛放棄了重要的人,擯棄了多個重要的機會。有的不方便說了,也不想多提了,反正現在看這些都不重要了。

就這樣,我開啟了我人生嶄新的時代。

其實至此也可以體現出我生命中一個重大的幸運,這個幸運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都可以由我自己來掌握航向!

記得高考填報志愿的時候,也是我自己給自己做的選擇, 到畢業后的去向,以及人生各種重要的事情,我都不會被父母或其他人所左右,我可以自己書寫自己的命運。

因為一方面我的父母是一個相對先進的父母,隨著我日漸成長,父母與我的關系在某種程度上越來越平等和尊重。另一方面我也知道自己要什么,我堅決不會把自己人生的選擇權交給任何人。

其實這一點是很重要的,這個社會上比我優秀的年輕人那是多得數不過來,但是很多人自己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自己不能夠獨立思考,總是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左右,而最終沒有活得非常豐富。

父母的話也許是對的,但也許是錯的,也許會將你引導到一條正確的人生軌道上,但也可能將你引向了一條不那么精彩的人生軌跡,我則堅持自己決定道路,對自己的道路負責,走對了,是我的幸運!走錯了,也不怨任何人!


上一節:PART 2.24《學生時代最后一個項目(下)》

下一節:PART 3.2《初到北京后的選擇》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