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22《大佬給我的建議》

2013年的夏天,素有站長之王之稱的蔡文勝先生來蘇州,他是國內最知名最成功的域名投資人,國內很多知名網站的域名都是問他收購的,同時他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企業家和天使投資人,他從站長起家,創辦過265網址導航(后被谷歌收購),4399小游戲,也是暴風影音、58同城、美圖秀秀等知名互聯網公司的早期投資人,現在是美圖秀秀的董事長。

我很早就聽過蔡文勝的故事,非常佩服他,因為他抓住過那么多機會,從域名時代、站長時代到自己的創業以及成功的天使投資,互聯網上能抓住的機會,他基本一波一波都沒有錯過,像這樣能抓住每一個機會的人肯定是有他的技術含量的,絕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在蘇州和他聊了很多,我把我做過的事情和未來的預期拿給他看。其實他那時候就是很知名的天使投資人,但我對資本其實沒什么概念,也沒有希望他來投資我,就是希望他能給我一些建議。

蔡文勝當時表揚了我好多,我們聊了域名、流量等等,不過那天他一再重申讓我接下來一定要做移動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已經不可逆地到來。他讓我原來所有的東西都可以不用搞了,只做移動互聯網一定有大機會,讓我接下來好好研究移動互聯網。

而且他教我,要我學習如何與資本打交道,有好的移動互聯網的項目也可以找他。

他臨走的時候對我說:“今天你賺的所有錢,對于未來的你來說都是小錢,一定要去做移動互聯網,全身心投入進去!”

那時候正是移動互聯網概念剛起步不久的時候,剛剛進入全民移動互聯網時代,當時有一個說法是,目前拿到移動互聯網船票的公司只有騰訊一家,因為他們當時的微信已經很火了。其他任何一個公司都還沒有拿到移動互聯網的船票。

其實這個說法到今天來看是有問題的,今天其實無論你有沒有拿到移動互聯網的船票,你都必須得擠上移動互聯網的大船。今天其實已經沒有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區分了,互聯網從某種意義上說就等于移動互聯網。

而遙想幾年前蔡文勝大叔那么堅定地讓我一定要做移動互聯網,可見大佬的戰略眼光確實不一樣。

我那次回去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移動互聯網的事情。我想來想去移動互聯網對于我這樣的草根創業者來說是有很大的門檻的。其中有兩個非常重要的難點:

一個是app開發的技術,我之前做網站和開放平臺,很多都是用一些現成的源碼,而且web的開發相比app要容易許多,app需要不同操作系統以及不同機型的適配,需要多種技術配合著搞,一個app開發出來也需要不少的資金投入以及時間成本。

app其實做出來也并不是太難,但真要做一個像樣的能賺錢的東西對技術的要求是比較高的。

并且看似是技術問題,其實是人才問題和管理問題。你要開發好的app,一定需要招募優秀的程序員,我畢竟做了這么多年互聯網,我很清楚有很多搞技術的人水平是很low的,如果人才找不到,那這些人做出來的東西將全都是坑。

而且招到程序員以后還得管理好他們,而那時候我在團隊管理這方面的經驗是嚴重欠缺的,我自己一直是一個草根創業者,并且每天還要上學……要是整一個幾十人的技術團隊來,你讓我怎么管理呢?

此外還有一個大問題就是app做出來以后,怎么推廣?我也沒怎么做過app的推廣,缺少app推廣的經驗。很多創業公司的app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開發出來的那一天基本就是團隊可以解散的那一天了,因為沒人用。

這兩個問題確實是當時階段下比較困難的兩個問題,也是我遲遲沒有進入移動互聯網的最重要的原因。我和蔡文勝他們那些大佬不同,他有錢,能招到最好的人才幫他做事,想做什么做什么,想投什么投什么,而我那時候每天還要上學呢!

但是我就在想移動互聯網一定要開發app嗎?我覺得未必,我相信移動互聯網也一定有不一樣的路徑可以切入。

不是都說微信拿到了移動互聯網的門票嘛,如果借助微信能否在移動互聯網上做一些事情呢?那時候微信的公眾平臺其實已經推出有一段時間了,而在2013年8月5日,微信公眾平臺做了一次大的改版,微信公眾賬號被分成訂閱號和服務號。

我開始研究這兩個號的區別,我發現大多數人基于微信公眾號都是在做訂閱號,訂閱號就是一個有媒體屬性的東西,我對做一個媒體類的東西興趣并不大,因為它只能用于推送消息,門檻似乎又過低了一些。

那時候我對微信訂閱號的認知還比較淺顯,我認為本質上訂閱號就和博客差不多。

訂閱號上也只能夠用來發一些文章、視頻等內容。我如果再去做訂閱號,那就和早期我做網站沒有什么特別大的差別了,我們此前已經做過很多內容性的網站,比如星座網、小學生作文網等。我覺得訂閱號也就只能做于此。

而服務號仿佛更具有想象空間,我發現服務號的初衷是專門為互聯網應用與服務而生的,我研究了服務號里的開放接口,我發現這個服務號不就是專門給我這樣的移動時代的創業者降低成本做互聯網服務用的嘛!服務號簡直就是一個創業神器!

我想這也是一個大機會啊,利用微信服務號來創業做一些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服務會很不錯,我根本就無需去像很多創業團隊那樣開發app啊,完全可以用服務號就行了。

其實我那時候對此的判斷是有局限性的,在日后的時間里,微信訂閱號比服務號要火很多,幸虧日后我們也抓到過微信訂閱號的流量紅利,但在當時我并沒有把訂閱號當回事兒,但現在回想起來微信訂閱號輸出的往往是到達最終端的內容,看似簡單,其實是最有機會的!

因為互聯網的場景被不斷切分后,用戶真正的注意力最終還是集中在內容上面!但那時候沒想這些,我是從另外的角度判斷后,決定要基于服務號做一些事情!


上一節:PART 2.21《大學期間我沒有抓住的機會》

下一節:PART 2.23《學生時代最后一個項目(上)》

回到目錄